謝宗安先生

古道照顏色

文/陳其銓

[twocol_one]

皖南謝宗安先生,畢生奉獻書道弘揚與傳承,無私無我,古道照人。茲值逝世五週年,門人福樂雅集諸君,為業師籌辦遺作展,並印專集紀念,忝在交未,僅就謝老德業,擷其一二述之,兼申景慕之忱。

民國五十二年秋,「八儔書會」在台北市「暢流」雜誌社社長石淑明的倡議下組成。當時「八儔」成員有馬紹文、高拜石、尤光先、謝宗安、石淑明、酆濟榮、施孟宏等。我因經常為「暢流」雜誌的「書學」專欄寫稿,雖遠居南投,亦受邀參加,因而有緣與謝宗安兄結下深厚友誼。

「八儔書會」成員中,馬紹文(盧)年事最高,學養深醇,所作行草書,出入魏晉、氣勢雄渾,譽重士林,同仁尊他為「龍頭」。高拜石(嬾雲)博雅多才,為近代史學者,精研多體,大篆獨步當代。尤光先(觀千)早歲留學日本篤於詩學為台鐵詩社社長,精於初唐褚書及北魏張黑女墓誌。謝宗安(鍾ㄏ)豁達坦蕩,寢饋漢隸石門頌及史晨、華山碑、北魏鄭文公、張猛龍碑暨石門銘,撫石鼓文、功力深厚冠儕輩。石淑明博雅有文章,致力北齊泰山經石峪金剛經,樸厚沉雄,力可扛鼎,甲骨文亦勁健傳神。酆濟榮為齊魯大學女高材生,專攻金文,氣勢雄渾,曾隨溥王孫習行楷,甚得清逸雅致。施孟宏博習漢魏諸碑,漢隸封龍山碑及北魏墓誌,均超妙入神。我則廣涉各體,於東晉二王及殷墟契文,則情有獨鍾,愧未能工耳。

「八儔書會」成立後,每月在台北市台灣鐵路局招待所集會一次,各出近作,相互觀摩切磋,並聘藝評虞君質與姚夢谷為顧問,每月集均邀擔任講評工作,態度十分認真,與會同道,獲益匪淺。

五十八年以後、馬紹文、高拜石、尤光先三人先後謝世,補上王愷和、劉行之、寇培深。王愷和精於北魏及晉唐楷法,氣度雍容,自考試院退休後,創「慎獨軒」傳授書法,曾獲中山文藝書法獎。劉行之為中央政府監察委員,精研書學,所作北齊泰山經石峪金剛經楹聯,氣象雄偉,為士林所重。寇培深早歲在中山大學習土木工程,而志在書學,旅居日本多年,精於北魏諸碑,所作榜書,氣勢磅礡,譽重東瀛。返國定居後,創「中華書學苑」,門下多書壇雋彥。

「八儔」月集,持續了十餘年,每年並正式對外公開展覽一次,曾先後在台北市台灣省立博物館、國立歷史博物館、省立台中圖書館、中興新村台灣省政府書法研究會、高雄市新生報藝廊及高雄市立中正文化中心等處展出,對當時書法風氣的倡導與寫作水準的提升,均有很大的助力與貢獻。

回想「八儔書會」創立以來,我和謝宗安兄雖然晤敘切磋書藝時間有限,但因彼此理念相同,情意相投,切磋書藝,無不坦誠相向,互指缺失而又相互砥礪。每次談書論藝,看到他的作品,我必由衷地稱讚他臨碑功力深厚與用心之專。他則自謙「資質愚魯,非加用功不可。」並說:「你是天上掉下來的,我怎能和你比?」爽朗而濃厚的皖南口音,至今印象猶十分深刻,究竟當時是有意調侃我呢還是高抬我?好朋友的關愛,總令我永久感念與時時惕勵。

記得民國五十六年秋,「八儔書會」應邀到高雄市新生報藝廊舉行作品聯展,大夥住在左營海軍「四海一家」招待所,並接受當時海軍左營軍區司令宋長志將軍的晚宴後,一行多往左營大街觀光,馬老留招待所休息,我則陪他閒談,向他請教一些有關書法的問題,並談到「八儔」的努力方向與社會責任。他說:「八儔同仁,都很努力,直得欣慰。」又說:「宗安的用功與毅力恆心,更是難得。」
[/twocol_one]
[twocol_one_last]

老閱歷豐富,識見宏遠,對宗安兄期許特深,如今時隔三十餘年,以視宗安兄的成就與貢獻,洵非偶然。

就我個人對謝宗安兄的體認:他涉獵廣博,臨古而不泥古,力主求筆欲遒健,氣欲雄渾。書法以能發抒個人性情為最高原則,而涵養性情,端賴平日讀書以養氣,臨池之際,始能以氣馭筆,以神奪形。他畢生追求金石碑版的莊嚴雄渾精神,篆筆以石古文最為完美,典重雄渾,足以吳昌碩抗衡,而遒潤或過之。隸則致力華山碑、石門頌、郙閣頌、校官、史晨、乙瑛、禮器、張遷、衡方諸碑、渾樸剛健、多以意取,間架用筆,力求變化而不離規矩。北碑以鄭文公、張猛龍及石門銘用力最深,而於嵩高靈廟碑及雲峰山諸刻石,無不得心應手,而境界邈遠。行草書取石鼓文的遒健筆法,北魏石門銘的蕭散變化,漢隸石門頌的一波三折筆意,字型則取法黃山谷的結構形式為骨架,縱橫姿肆,如風行雨散,煙收霧合,晚年將漢魏體勢鎔為一爐,兼取晉碑二爨筆意,古健雄奇,獨成一格,名曰「分隸合體書」,所作天柱山杜詩秋興八首摩崖刻石,足為代表之作,亦為雄視當代書蹟不朽傑構。

次言他的教學理念與傳承精神,謝老襟懷豁達,不拘細節,但對教學態度卻十分認真。尤注重品性修養,主張平時存誠存敬,平心靜氣地逐日寫字,久而久之,這種活動,便導致生理與心理的健康與和諧,也從外鑠合內塑,造成人格的統一與完美。他手創「敢覽齋」書會,培育無數書法精英,並由母會孕育「墨象」、「墨緣」、「墨皇」、「墨華」、「墨薌」、「墨林」「墨濤」、「墨音」、「墨源」等九個子會及「養正書會」、「中華婦女書會」,定期雅集互切互磋,並公開展覽作品,以擴大學習書法風氣,提昇生活品質。復就「敢覽齋」門下弟子為基幹,公開擴大邀集同好創立「中華書道學會」,定期出版書學雜誌-<中華書道>季刊,加強海外及大陸的文化藝術交流,成為今日有理想、有作為、有成就的全國性財團法人組織。

綜觀謝老一生,從事書道傳播,激揚風氣,書跡遍海內外,他是一位弘揚書道,卓然有成的「大師」;在書道造詣方面,他是一位博通眾體,而能自出機杼,開宗立派的「巨擘」。在書法傳承方面,他的無私無我,繼往開來精神,更足楷模後學,垂範奕世。

中華民國九十一年歲次壬午初夏,嶺東奇川陳其銓敬識於臺灣弘道書苑,時年八十又六。
[/twocol_one_last]